周汉民:以智能制造再塑经济引擎

2017-09-08

  8月31日,由民建上海市委和奉贤区政府联合主办的“上海创新智造高峰论坛”在奉贤区举行。民建中央副主席、市政协副主席、民建市委主委周汉民作主旨演讲。他表示,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抓手和关键是制造业,而制造业的转型升级须靠智能制造

  █什么是“智造”,有专家将之定义为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三者的结合,但这只是信息化领域的环节,这还不够,在工业化领域还应该加上机械化和电子化,以这5个“化”相结合的“智造”,是一种全新的制造,但依然是基于传统制造业的基因

  █鉴于“智造”对上述地域和要素、技术、产品集聚的综合要求,长三角城市群的后发,有赖于能否形成“四个集聚”的格局:经济集聚成“圈”;产业集聚成“链”;企业集聚成“块”;产品集聚成“系”

  ■周汉民

  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抓手、关键、牛鼻子,一定是制造业,而不是其他,而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一定是智能制造。我围绕着“制造”到“智造”主题,讲讲“654321”。

  “智能制造”是生产要素、技术和既有成果的集聚

  “6”,是说当前为世界普遍认同的“六大城市群”,这六大城市群是世界经济的主要集聚区,也可以说是世界经济的核心,而其中的制造业,更是核心中的核心。

  以纽约为中心的美国东北部城市群,其制造业比重为美国全国的30%;以芝加哥等为中心的北美五大湖城市群,集中了美国70%钢铁业和80%的汽车业。以东京为中心的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集中了超过全国三分之二的制造业。以伦敦为中心的英伦城市群,曾走过一条急剧去工业化的道路,但近年制造业重新开始崛起。以巴黎、莱茵—鲁尔为中心的欧洲西北城市群,更是名副其实的全球制造业中心。长三角城市群虽然也跻身六大城市群,但其经济地位的确立,主要靠的还是数量,具备国际竞争力的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较少。我相信,经过最近几年的大力投入和发展,我国制造业技术的对外依存度肯定有所降低。

  工业化的进步,以制造业的发展和升级为引擎,围绕制造业发展,各种生产要素,特别是金融要素,得以集聚、融合,并进而升华,从而促进了整体经济的繁荣。我们有必要澄清一些认识,制造业和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是皮和毛的关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过去的经济,是“制造”引领的经济,未来,“制造”向“智造”的升级,是否还会遵循这种规律呢?答案是肯定的。什么是“智造”?“智造”就是“智能”加“制造”。什么是“智造”,有专家将之定义为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三者的结合,但这只是信息化领域的环节,我们认为还不够,在工业化领域还应该加上机械化和电子化,以这5个“化”相结合的“智造”,是一种全新的制造,但依然是基于传统制造业的基因。

  以制造业引领的经济发展在地域上不断集聚,是必然的;而“智能制造”,则是生产要素、技术和既有成果的不断集聚,要求对已经具备机械化、电子化的传统制造业不断进行叠加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升级、更新,也就是说,“智造”,需要体现出5个“化”结合的特征。

  长三角城市群须形成“四个集聚”格局

  说“智造”,一定离不开美国“硅谷”,就目前而言,美国“硅谷”在“智造”领域的龙头老大地位毋庸讳言。但作为引领“新硬件”的龙头,制造能力的先天不足,正成为其最大的短板和硬伤,虽有“苹果”这样的丰硕成果,但绝大部分初始产品离开生产生活实际还有不少距离。近年,政企双方正转变思路,共同加大制造业投入。

  鉴于“智造”对上述地域和要素、技术、产品集聚的综合要求,长三角城市群的后发,有赖于能否形成“四个集聚”的格局:经济集聚成“圈”;产业集聚成“链”;企业集聚成“块”;产品集聚成“系”。这就是“4”。

  经济集聚成“圈”,有了圈,才能形成有利于要素配置的良好经济生态,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在长三角,要打破行政区域的人为阻隔,长三角城市群的崛起,沪、苏、浙两省一市的合作缺一不可,中短期而言,上海和周边各市的合作缺一不可,舟山宁波,绍兴嘉兴,杭州湖州,苏州南通,一个也不能少;中长期而言,需要更多城市的不断融入。产业集聚成“链”,是说制造业和服务业,制造业内部、服务业内部需要环环相扣,无缝连接,前期研发、中期转化、后期服务、教育培训、营销推广、金融服务,如此等等,缺一不可;材料再造、零部件生产、产品组装、能源供应、污染治理,这些环节一个也不能少。“企业集聚成块”,是说相同、相近的企业要由碎片化布局向抱团式布局转变。“产品集聚成系”,是说作为世界级城市群,必须站在全球的制高点来要求自己、塑造自己。

  城市群,必须追求配套能力尽可能齐全,从而成为全球经济发展中的“主角”而非“配角”。唯有如此,长三角城市群,才有可能在未来全球经济竞争中获得领先的机会。

  与世界先进企业对标思考自身发展

  为实现目标,我们应该对“智造”的“3”个属性有更为清晰的认识:跨域性、跨界性、跨代性。

  “跨域性”,城市群不是一个行政区划的概念,而是一个市场属性的概念,一个城市群,往往跨越多个行政区,甚至跨越多个国家和地区。要提高城市群的“跨域性”,就要提高城市群经济主体的自主性和自由度,以此不断完善城市群内资源配置的流动性和合理性,为“智造”提供更为合适的环境。“跨界性”,是说作为后工业时代的“智造”,和工业时代的制造具有不同的生产理念和生产方式,传统制造业管理中的“条”式、“框”式管理被打破,传统的生产、生活模式和路径被颠覆,传统的利益格局和阶层分布也将被改变。“跨代性”,是说“智造”虽然完全不同于“制造”,但却继承了“制造”的基因,也必须有传统制造业的哺育。

  在充分认识“智造”的三大特性基础上,我们就可以找到怎样推进“制造”向“智造”转变的答案——“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起积极的作用”,即发挥好“市场”和“政府”两个作用,这就是“2”。双轮驱动、两条腿走路,政府须不断转变不能适应“智造”业发展的管理理念和环境,不断转变政府职能,自觉调整管理者和市场的位置和关系。

  最后的“1”,就是要始终关注企业自身这一问题,积极思考企业如何在“智造”中生存发展。在这方面没有现成的案例,我请大家关注“三张榜单”,即“世界500强企业”“世界品牌500强”“世界最聪明企业50强”,希望中国的企业家以此来与世界先进企业对标,寻找适合本企业的发展方向,在全球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竞争中勇争第一。

来源:2017-09-08《联合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