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缓解节假日高速公路拥堵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8-10-11

文/陈旭冬

  在刚刚过去的“十一”国庆节期间,全国多地再一次上演了高速公路大拥堵。虽然按国家政策,高速公路免费通行从十月一日的零点才正式开始,但九月三十日各地主要出城的高速公路已开始拥堵。这一现象表明,自驾一族宁愿不享受国家的节假日免费通行红利,也要获得通行顺畅的便利。

  我国的高速公路节假日免费通行始于2012年7月24日国务院下发的《重大节假日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实施方案》。这一政策的推出,虽然降低了广大自驾一族的节假日出行成本,促进节假日旅游经济的发展,但从近六年来的实施效果看,几乎每年都听到全国多条高速公路拥堵的新闻,甚至有的拥堵造成了高速公路的彻底瘫痪。这一情况的发生主要有以下原因:

  1、我国的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有待优化

  我国不像欧美发达国家那样有较长的休假时间,且休假时间可以按个人需要使用。按国家标准,我国的职工带薪年休假是:累计工作已满1年不满10年的,年休假5天;已满10年不满20年的,年休假10天;已满20年的,年休假15天。也就是说我国最长的带薪年休假也仅有15天,许多职工为了防范自己或家人生病、家中有私事处理等特殊情况,对带薪年休假的使用是很慎重的,且即便职工有最长15天的带薪年休假,但许多企事业单位因工作原因,并不允许员工一次性使用较多天数,而目前国定假日中多为3天小长假,并不足以支撑较远路线的旅游,因此这就造成了大量的国民利用仅有的2个7天期国定节假日前往异地旅游,使我国的出游高峰值基本固定在全年的几个节假日中,这一现象甚至已有溢出效应,波及到了中国周边几个国家。

  2、高速公路收费通行政策存有缺陷

  高速公路的修建与运营确实是有成本的,从经济学的角度讲高速公路是一种“经济物品”,而非“自由物品”,具有“稀缺性”的特点。在近些年我国汽车工业大发展以及广大国民拥有私家车逐年增多的背景下,高速公路作为有车一族需要使用的资源,就显得稀缺了。因此高速公路收费本身并没有错。但依据国际经验,许多发达国家甚至发展中国家的高速公路的日常通行并不收费,而是将通行费平摊至税收或燃油费之中,这一点可以借鉴。

  3、收费支出不透明、转移支付制度安排不到位

  我国高速公路是属于全民所有,节假日免费通行政策理论上是对全国人民的一种红利,但实际上真正享受到这一红利的仅仅是有车一族,还有广大国民并不拥有私家车。而且在国家倡导大力发展公共交通以节约能源、促进环保的要求下,使用公共交通出游是国家所鼓励的。那么这些国民的受益该如何体现?

  我国的高速公路收费很大一部分变成了交通公路管理系统的“小金库”,这从近年交通管理领域的一些负面报道,还有一些地方交通厅官员的“前腐后继”就可见一斑。此外高速路运营一旦投资回收后,就应逐步取消收费,而不应成为某些部门的提款机。因此目前我国高速公路收费与使用得的透明度还远远不够,所收取的费用并未大幅度通过转移支付,以弥补无车族的利益缺损。

  要在高速公路免费通行的前提下做到道路通行顺畅,而不是简单地给予民众免费的“惠民”政策了事,需要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1、优化我国的休假制度

  在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下,经济总量已突破80万亿的情形下,应该给予广大国民更多的带薪休假时长,让职工有更多可自由支配的带薪休假时间。同时,我国的带薪休假与国定假日还可以从结构上进一步优化,合理设置安排,进一步扩大7天期长假的范围,使国民可以依据自身需要错峰安排休假时间。这些措施不仅可以促进旅游业的均衡发展,也可以缓解集中交通出行导致的瞬时压力。

  2、改进我国的高速公路收费制度

  高速公路收费可以借鉴国外的隐性收费方式,将通行费用融于税收或燃油费之中,使民众不必为了某几个节假日的所谓“免费”,付出更高昂的路况瘫痪之痛。对于目前的设卡收费方式,采取一旦收回投资成本就停止收费,撤除收费路卡,保障公路通畅。只有让国民觉得上高速天天都是“免费”,才能避免目前这种为了享受到仅在节假日才有的“免费”,最终导致整体公路的瘫痪。

  3、确立高速公路作为“公共物品”的属性

  高速公路本质上还是政府提供的公共物品,要将其属性从“经济物品”变为“公共物品”。在高速公路运营中收取的费用需合理使用,应当引入审计制度,体现出对所有国民的公平性,而不是沦为某些部门的私器。要将高速公路真正定位为全民所有的公共物品,将在高速公路中收取的费用除抵扣运营成本外,通过转移支付更好的促进跨省公共交通发展,让国民更愿意使用公共交通出游,才能缓解高速公路的拥堵。

本文观点供交流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