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人的缅怀与传承

2018-01-17

“忘年交”的点滴回忆

  当我随手翻开2018年新春日历的时候,想起了再过几天就是马成章老师去逝八周年的纪念日子了。我曾记得在2010年春节之日,清晨时分,我接到马成章老师的女儿马若初女士来电,她在电话中泣不成声地告诉我,她的老父亲刚刚去逝了。听到电话那头的泣述,这让我感到十分悲伤和心痛难过。

  马成章老师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与黄炎培先生有过比较多交往的一位非常好的老一辈民建会员。曾记得,我与马老师相识是有缘于在一次座谈会。在那次座谈会上,我偶然听见有一位民建卢湾区委的老同志向我们讲述了马成章老师为人处事的许多优秀事迹,他将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都无偿捐给了国家。然而,当他晚年生活困难时,却多次谢绝民建组织的慰问帮助,惟恐给组织增添麻烦。当我听了这番话后,我的心情,始终久久不能平静。接着,我打电话给民建卢湾区委办公室的同志,向他们询问了马老师住所的地址。我下班后,就乘坐6路电车赶去探望了马成章老师。

  从此以后的许多年里,我俩也成了“忘年交”。可以说,马老师给了我许多学习方面的指导和帮助,这一切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那天,马若初女士还在电话里告诉我,她想写一封信,将她父亲去世的情况告诉周汉民主委,想对民建组织在她父亲患病期间的慰问和帮助,表示一下家属的感激之情。

  之后,我将马若初女士亲笔写的这封信件转交给周汉民主委。没隔多久时日,马成章老师的子女又特地专程来到我的办公室,给我送来一个文件袋。当我打开这个文件袋时,看见他们给我写了一封短信,信上说:“尊敬的毛韬先生,您好!送上我父亲生前留下的有关资料,请参阅。如有不妥,敬请谅解和指正。祝身体健康,工作顺利!马成章家属2010年2月23日”。那个文件袋中存放着他们父亲生前遗留下来的几份重要材料,包括(1)马成章老师撰写的《缅怀黄任老 忆往二三事》;(2)《晚年的一件事》;(3)马成章老师与黄炎培先生合影照片共4张;(4)黄炎培先生写给马成章老师的一封书信(复印件)。

  [注:事后,我将这些重要材料送交民建上海市委组织部存档保管。]

  同年5月的一天,马若初女士又打电话给我,她告诉我:“刚才她收到了周汉民主委写给她的一封信件,她已经将这封信的复印件,用快递方式寄送与我,请我查收。

  当我静心阅读完敬爱的马老师生前留下的这几份重要材料和周汉民主委写得这封信后,眼前仿佛呈现出我们三代民建人的深切缅怀和神圣传承的一个个历史瞬间情景。

  为了让民建精神和血脉魂魄能够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发扬光大,我将马成章老师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撰写的《缅怀黄任老 忆往二三事》与周汉民主委在新世纪世博之年五月撰写《复成章先生子女书》这两篇非常好的文章,组合串联成一篇《民建人的缅怀与传承》文章,原汁原味地呈送给新时代17.8万民建会员一份厚重的民建非物质文化遗产和历史回忆的瞬间情景。

缅怀黄任老 忆往二三事

  马老师去逝后,他的子女替他送交给我留着纪念的马老师撰写《缅怀黄任老 忆往二三事》文章写道:

  我原是公私合营美光织造厂厂长,1956年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记得在入会时“迎新会”上,陈铭珊同志向我们作了报告,把民建会史和会的创始人黄任老等几位领导人,以及会的性质和任务作了详细介绍,同时要求我们作为民建成员应在工商界中成为骨干,要起带头、桥梁、示范作用。使我受到一次极其深刻的启蒙教育,也是给我有力的鞭策。从此以后,在会的教育培养下,加强学习,立志欲把工作搞好,但也时常想念会的创始人黄任老,祈望能有机会见见他老人家多好呀!

  1957年5月9日下午,先后接上级专业公司和市民建组织的通知说:明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黄炎培主任委员来厂视察。这突如其来振奋人心的特大喜讯,使我两耳简直难以相信。———真的!确实是真的!内心真有说不出无比的高兴和激动。我立即整理资料,准备明天向他老人家汇报。可是这天晚上总感到时间过得特别慢,像等不到天亮似的。

  5月10日终生难忘的日子里,全厂喜气洋洋,沉浸在欢乐热烈的气氛中,同志们都提前到厂,以高昂、兴奋、愉快的心情迎候黄炎培副委员长的莅临。10时许黄主委偕姚维钧、孙晓邨、王艮仲、吴大琨委员由民建市委副秘书长祝公健等陪同到达,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当幸福的时刻到来时,全厂沸腾起来,我向他们汇报了我厂合营后的基本情况以及公私共事关系。黄主委听了不断称赞公私共事的融洽无间,是搞好生产的重要原因,鼓励我们要继续努力作出模范。黄主委又问了我厂的产销情况以及职工的生活福利等等。我都作了一一的回答。他老人家连声说:“很好!很好!一个工厂办好,是由于党的政策正确,是工人群众积极努力的结果,归功于工人同志,你们领导的好不好也很重要。你们公私共事搞得好,生产一定会搞好,你们生产搞好了,我们国家社会主义建设也就越快。”黄任老对我们的亲切指示和慰问、教诲与期望,使我更坚信党的正确领导,增强了依靠群众的信心,并进一步认识到领导与群众关系的重要意义。黄任老最后还告诫我说:“我出来看厂,身边带了许多尺,其中最主要的有三把尺要来衡量这些问题。一.现在产量怎样,比去年增加多少?二.目前品质如何,比去年改进若干?三.今天的产品单位成本多少,与去年的比例怎样?下次我再来看厂时,希望你们回答我这个问题。”虽然短短几句话,言近旨远,语重心长。临走前,还特地再到车间去看看,关心职工的生产和生活情况。从而使我对关心人、了解人,也有了进一步提高,更感到象黄任老这样高龄,尚不以为年老,还是不辞辛劳在各地奔波,了解生产和关心群众,致力社会主义事业,为国操劳,这样年高德劭,更加倍鼓舞了我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

  同年11月间,黄主委再度来沪,在文化广场作报告,我聆听后,当场写了一封信,向他老人家汇报我厂生产发展情况。黄主委返京后,于11月16日在百忙中又亲笔给我一封复信说:“5月10日在你厂看到的优良成绩是不会忘记的……决心走社会主义道路,光明的前途在向你招手欢迎了。我还想贡献一句话:你除了自己努力之外,还要帮助人家,尽量发挥带头作用。这点我想你已理会到了。”接读黄任老的手书,动人心弦,使我热泪盈眶,默默地下决心,只有在工作实践中作出成绩,才能不辜负他老人家对我的殷切期望。

  此后,更激起我积极团结周围同志,决心要为社会主义事业作出有益的贡献,无论在顺利的时候,还是在文化大革命“四人帮”横行时,尽管我受到冲击所遭遇到极其艰难痛苦时期,但我仍牢记黄任老的教导,从未动摇我对党的信仰和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

  粉碎“四人帮”后,开云见日,企业几经变迁,1978年中期,我厂又与上海针织二十厂合并,生产发展,职工达2000余人,是针织行业的大厂之一,厂党委为了落实原工商业者政策,把我从车间劳动调到车间领导岗位上,这期间在厂党委领导下,我做了一些工作,使车间改变了面貌,得到了领导好评,将我的事迹先后登载在1980年1月14日及8月26日的《工人日报》和《人民日报》上,题为《上海针织二十厂党委合理安排,大胆使用》,其中提到“原工商业者马成章从抓计划管理着手,做到均衡生产,使棉纱织布日产从原来4.5吨上升到7吨,开台率由原来的60%上升到90%,是行业中较高的。”最高的一年全厂利润达到2200余万元。

  1984年初,中共市委选择我厂为无偿支援朱老总家乡,在四川边缘贫困山区的仪陇县创建一个针织厂。5月间厂党委委派一名党支书记和我及另一位民建成员带领20余位工程技术人员,奔赴四川仪陇县,尽管客观条件较差,难度较大,再加气候酷热,但我们都认为能为朱老总家乡做些工作,感到无比光荣和自豪。在地委、县委的支持下,进行艰苦工作,从调试、投产、疏通销售渠道,直至与四川省进出口公司与外商定货为止,奋战了近四个月,在支援小组全体同志共同努力下,以及该厂干部群众密切配合下,终于圆满完成了任务,受到南充地委、仪陇县委较高的评价和赞扬,并热忱的款待,还拍了电视录像,在四川省播放。回沪后还蒙仪陇县委书记和县长亲临家门慰问致谢。

  回忆上述二三事,我与其他同志一起,虽然做了一些工作,取得了一点成绩,主要是在党的正确领导下进行的,也是组织的不断教育培养下所取得的,特别是黄任老的教诲,言犹在耳,感人肺腑。虽然黄任老早已离开我们,遗憾的是他老人家生前公务繁忙,未能用“三把尺”再来衡量检验我们的工作,但他慈祥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和循循教导,记忆犹新,永远铭记在我心中,并有当年来厂视察时随从的各报社记者所摄的珍贵照片以及亲笔信件仍保存着,永远留作纪念,我以此珍贵纪念物和黄任老的教诲作为激励自己,时时仍以他老人家的“三把尺”来衡量工作。我现虽已退休,在有生之年,把有限的时间,力所能及应继续为四化竭尽绵薄,值此民建成立五十周年之际,我写这篇往事,以抒发我对黄任老的缅怀之情。

  马成章 1995年8月18日

读《复成章先生子女书》之感悟

  我曾记得那天下午,马若初女士用快递给我寄来了一封周汉民主委写给她和家人们的信件(复印件),该信内容如下:

《复成章先生子女书》

尊敬的马若初女士及成章先生诸子女礼鉴:

  前日接阅华简,具悉一切,恸悉令尊本会会员马成章老先生辞世。谨此以个人名义并代表民建市委致以哀悼和深切慰问,万望节哀。

  成章先生出生于解放之前,上世纪五十年代即加入民建,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历程见证了成章先生满腔热忱、爱国奉献的一生。新中国成立之初,成章先生积极响应公私合营号召,将一手创立苦心经营的美光织造厂及大部分家产无偿捐献国家。尽管文革期间遭受不公正待遇,但风雨如晦之中仍秉持光明信念,幸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后得以平反,《人民日报》对此曾作专门报道。成章先生不顾个人得失、坚持信念致力国家建设发展的懿德景行,令人感佩。

  成章先生与黄炎培先生渊源甚深。阁老曾到织造厂视察并亲自致信,对成章先生服务国家社会的工作给予肯定并鼓励带动其他人发挥作用,共同致力社会主义建设。

  成章先生一生勤俭谨慎,挚爱国家和民建组织。晚年生活困难,却多次谢绝民建的敬老慰问金,惟恐给组织添麻烦;年老体弱,仍热心参政议政,对于后辈的帮助提点不遗余力,多次对新会员参政议政调研提出中肯建议。手抚泛黄的1956年成章先生入会志愿书,遥想斯人斯情,仍能感受到先生拳拳爱国爱会之心,念之令人动容。

  回顾成章先生的一生,是老人竭尽至诚服务国家的一生,亦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民建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共同致力于国家建设发展的映射与缩影。成章先生的高风亮节将激励着新时期民建会员,为着国家的强盛和民族的伟大复兴继续奋勇向前。

  成章先生生病住院期间,民建市委及区委所提供帮助诸事,是为民建组织关心会员应尽之义务,勿念。

  临书仓促,不尽欲言,仅以此笺,寄托无尽哀思。伏惟善自保重,至所盼祷。

  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民建上海市委主委

  周汉民

  二O一O年五月五日

  当我认真阅读了马老师亲笔撰写的文章和周汉民主委写给马老师子女们的信件后,让我真切感悟到了一种民建人缅怀与传承,负重而忘我的精神,让我们能够始终不渝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竭力前行、继往开来。

孙辈金骅入会

  马老师去逝之后,我仍象以往一样,与他家人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每逢佳节倍思亲之时,我们之间总会相互联系,聊聊家常。

  马老师生前非常喜欢他的外孙女金骅,这孩子的名字为“马”+“华”,她有很好的寓意。那时候,我见到金骅这孩子,她刚从上海南洋模范中学毕业,由于金骅非常刻苦用功,学习成绩也非常优秀,因此曾担任上海南模中学的学生会领导。马若初女士告诉我:“他们家里人都非常希望金骅能够象他的外公一样加入民建会,并且也希望我能够帮助他们完成这个愿望。”我也觉得这孩子正是民建会的好苗苗,应当尽早让她加入我们的民建会组织,并且好好加以培养。所以我在金骅读大学和大学毕业后的几年里,先后多次寻找了民建上海市委的庄子群和唐祖潮两任组织部长,想让这位非常优秀的民建后人能够早点入会,千万不要受到年龄不满28岁的入会限止。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知道金骅在读大学时,以及毕业后去了浦东发展银行工作那些年里,学校和单位的党组织已经多次找她谈话了,希望她能尽快加入党组织。然而,在这孩子的心底里,始终有着“绿叶寻根”的情结,这也就让她处于有些尴尬的境地。但是我找到的民建上海市委的两任组织部长,都表示无法突破这个“年龄门槛”的基本条件,这让我感到很为难了。当我把实情转告马若初女士后,她没有埋怨我,而是告诉我:“她们家人愿意让金骅等到年满28岁时,再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以完成她们祖孙三代对‘民建前辈的缅怀与传承’之夙愿。”我听了马若初女士这番发自肺腑之言,让我再次动容和心里不安了,因为就是这样一个非常懂得多为别人着想的民建后代们,她们真正继承了祖辈和父辈始终不愿意给民建组织添麻烦的想法,宁可自己继续再熬着、再等着,也一定要实现她们对“民建前辈的缅怀与传承”的由衷愿望。

  2017年春节过后,在民建上海市委召开年度参政议政工作表彰大会的会场里,我特地找到了上海民建金融工委的杨成长主委,我把金骅申请入会的详细情况告诉了他,而且对他说:“请您和我一起做金骅入会的介绍人吧!” 杨成长爽快地答应了,并且对我说:“找个机会,我与她见个面,认识一下,谈谈话。” 后来,我俩在金骅入会申请书的介绍人意见一栏中,写下了如下这段话语:金骅同志为民建先辈之后人,她的外祖父马成章先生和本会创始人黄炎培先生为同志挚友。金骅同志自学生时代就积极向上,成为同窗学子之楷模。她踏上社会之后,又能继承民建先辈的优良传统,踏实做人,认真做事,积极有为,以民建“天下为公、牺牲小我”为入会之初心。我们两位介绍人相信金骅同志入会后,一定能够为民建“参政议政、服务社会”作出更大的贡献。介绍人:杨成长、毛韬2017年4月24日。

  金骅入会后,我再次找到金融工委的杨成长主委和民建上海市委组织部领导,拜托他们一定要好好培养这棵民建后代的好苗苗,我真切地希望民建的青年一代,就象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民建的未来和希望,就寄托在青年一代的身上!(完)

(2018.1.18)

文/毛韬 编辑/仲晔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