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档案 > 人物传记
孙鼎先生二三事
2013年3月18日
 

  文舟

  民建会员中不乏工程技术人员,现在是这样,过去也是这样。60年前,民建会为配合中共做好工商界工作,发展对象主要是工商界人士中的积极分子。1953年4月,民建上海市分会发展了一名会员,这名会员叫孙鼎。民建会员中工商界人士无数,为什么要提孙鼎?他确有过人之处?且听分解。

图像

  自幼失怙由舅父周叔弢培养成人

  孙鼎,号师匡,安徽桐城人。1908年1月8日出生。孙鼎自幼失怙,3岁丧母,11岁亡父,从小由舅父周叔弢抚养成人。周叔弢是何人也?周叔弢是我国民族工商界的杰出代表人物,曾记得:改革开放初期,小平同志邀请工商界五老座谈,周叔弢是其中之一。另4位是荣毅仁、胡厥文、胡子昂、古耕虞。周叔弢祖父是清末曾任两广总督、两江总督的周馥,周叔弢父亲周学海、四叔周学熙,也就是说,周馥是孙鼎的曾外祖父,周学海是孙鼎的外祖父。周馥曾受李鸿章派遣在天津拓展洋务30多年。周学熙曾任清末天津海关道、长芦盐运使,后两任北洋政府财政总长,是清末民初著名的北洋实业家,我国北方近代民族工业的奠基人。周叔弢父亲周学海去世早,他协助四叔周学熙经营企业,先后在天津、唐山、青岛等地经营华新纺织厂和启新洋灰(水泥)公司。他后来成为这两家著名企业的负责人。新中国诞生后,周叔弢代表华新纺织厂和启新洋灰公司,将企业交给了人民。解放后,他是天津市副市长、工商联主任委员。

  1919年,孙鼎父亲去世,孙鼎由上海赴天津舅父家,与舅父家孩子一起读书学习。1921年,他13岁那年考入南开中学。南开中学毕业后,1926年,他考入交通大学电机工程系,回到上海。1930年他以优异成绩完成学业。

  从实习员起步开设新安电机厂

  从交大毕业,踏上社会,孙鼎第一站是杭州电气局。在杭州电气局他从实习员开始做起,学技术、学本领。一年不到,有了个机会,美商上海亚洲电器公司高薪聘他,于是他回上海,到亚洲电器公司担任工程师,从事高压直流电机和无线电变压器的设计,后晋升设计室主任工程师。在亚洲电器公司干了2年,1933年春,他被华通电业机器厂聘任,年仅25岁的孙鼎,担任了总工程师。华通是有一定规模的厂,生产高低压断路器、高低压成套开关设备。“华通”牌子至今还在。1938年后孙鼎升任为“华通”经理兼总工程师,直至1945年。在此期间,他还先后投资创办玲奋电机厂、中国电机厂、新业电化厂和天昌电化厂等企业,任厂长或顾问工程师。试制并生产电机、电石、炭化矽、人造石墨、金属钠等产品。

  1945年6月,他的另一舅父周志俊聘他为久联设计委员会机电组负责人。周志俊的实业主要在青岛,抗日战争期间,他在上海开设纱厂、印染厂、机器厂、实业公司、地产公司、百货公司、银行等。同时,在香港、仰光、昆明经营运输业,将自己生产的物资运往大后方,支援抗日战争。抗战胜利后,他在上海开设机电、制酸、电器等工厂,“久联”是他众多企业中的一个。1946年7月,孙鼎在亲朋好友的鼓动下,创建了新安电机厂,任总经理兼总工程师。孙鼎平时人缘好,早年在母校交通大学电机系设立奖学金,惜“才”如命,从优招录高材生,当他自办厂后,自愿追随他到新安厂者甚众。他组织技术力量攻关,仿制英国40马力的变速电机,于1947年试制成功。产品畅销,可与英制产品媲美。从1946年至1954年公私合营前夕,上海新安电机厂从几十人小厂发展成700人中型企业。从生产小型电器发展到能生产中型交直流电动机、变压器、高低压开关设备、铁路信号装置等多种产品,其规模是当时全国私营电机厂中最大的一家。除上海外,1949年6月,孙鼎在天津开设新安电机厂分厂,天津分厂也有200多名职工。

  1953年党中央公布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孙鼎积极争取申请合营。1954年2月,新安电机厂成为机电系统第一批公私合营的企业,孙鼎任第一副厂长,负责技术工作。1956年全行业公私合营后,有23家小厂并入新安电机厂。1959年新安、益中、华成3家电机厂合并,迁入灵石路新址,取名上海先锋电机厂。上世纪60年代,万吨水压机是上海引以为自豪的工业成就。殊不知启动万吨水压机的1050千瓦、4级、6000伏滑环式电动机,就是出于先锋电机厂。当然,研制这一电动机的不乏有孙鼎当年培养的技术力量。

图像

  加入民主建国会受毛主席接见

  孙鼎加入民建会,两位介绍人极其平常,一位是电器工业的同行杨松涛,另一位是江宁区抗美援朝运动委员会的同事张钦。孙鼎是工商界上层,与民建会领导都熟悉,他选择两位同事做介绍人,可见他为人处世。据介绍人的陈述与评价,说孙鼎过去历史清白,从未参加政党,在同业公会中历年担任执行委员,为人直爽,对电工学术上有很好的研究与修养,是国内不可多得的技术人才。

  当时,对于国家紧缺的高科技拔尖人才,没有像现在那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当时采取的办法就是向中央报,请中央特批,孙鼎的工资很高,每月有995元,不包括车贴、饭贴,比当时国家行政一级的工资还高许多!这么高的工资,是经中央特批的。

  据见过孙鼎的人回忆,他长得并不魁梧,但人很精干、睿智,常常穿着整洁而笔挺的灰呢哔叽中山装,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时尚,操着一口带有安徽口音的普通话。在办公时,他常常边看机电方面的科技情报书刊,边用美国进口的电动剃须刀在脸上剃须,与其说是剃须,不如说在磨面,更不如说在思考。孙鼎住延安西路,住房条件比较宽敞,喜欢养些宠物,什么波斯猫啊、可蒙犬的,也喜欢与至交在家里聚餐,有一张上世纪50年代的老照片,就是在孙鼎家里合影,前左是民建中央常委魏如,前右是孙鼎,后左是民建市委秘书长刘念义,后中是民建市委常委经叔平,后右这位没能认出。

  平时,孙鼎不善言辞,较少说话。当谈及毛主席两次接见,他表现得情绪激动,语调高昂,那种幸福感溢于言表。1956年1月9日下午在锦江饭店“……几个同行围坐在一张大会议桌一边,等待开会,大家心情舒畅、谈笑风生。忽然,遮住会议桌另一边的幕布渐渐拉开。突然间,毛主席竟与我们同坐在一张会议桌上。这时,我脑子里‘嗡’地一响,人糊里糊涂,恍恍惚惚似乎在做梦。于是,我用力捏了一把自己大腿,感觉尚痛,嘿!不是做梦……开头毛主席讲了点啥?我一点也没有听清。后来,好了,虽然仍很激动,但头脑还算清醒……我们新安厂早已在1954年就公私合营了,我就在会上主动要求放弃全部定息……”这是当年孙鼎一段录音记录。

  1956年11月,孙鼎被安排担任上海市旋转电机制造公司副经理。1961年2月,调任上海市电机工业局副总工程师。他先后对铸造、电机、电器、绝缘材料的质量升级进行调查研究,并组织革新攻关。1961年,他经过试验论证,提出以玻璃纤维代替棉纱绕扎电机线圈的设想,开辟了新材料使用新途径。

  收藏青铜器钱币悉数捐给国家

  孙鼎有钱从不乱花,大多用在古玩的收购上。他与舅父周叔弢一样酷爱收藏。周叔弢是海内外著名的古籍文物鉴赏家、收藏家,曾将3.7万册图书捐赠国家,其中不乏善本,有百余部宋本和千余部元明本。孙鼎30年代开始搜集文物。他的藏品以青铜器、封泥、钱币最为珍贵。当年福州路上,古籍书店等众多特色书店里,齐白石等大师的书画挂得琳琅满目,已裱装好的白石老人的画仅售15至17元一幅。其时,白石老人还健在,毋需担心会买到赝品。在50年代收藏界中,孙鼎是最有“钱”的人,却又被称为“捧着金饭碗讨饭”的人。平时,他很节俭,日常开销总是显得捉襟见肘,原因很简单,倒不是因为家庭日常开销要300多元,而是孙鼎不断地把可以流通的钱,都换成了不可以流通的古钱了。他与钱币收藏家马定祥是要好的藏友,经常在一起切磋、研究,对特别珍稀的古币,更是爱不释手。解放以后,由于种种原因,一些收藏家经济拮据,特别是珍稀古玩,大多买不动,只能望“宝”兴叹!唯孙鼎收入高,仍然一如既往,只要看准了的,他会很爽快地买进。马定祥也摸透了孙鼎的脾气,助孙鼎收淘,不让稀绝古钱币外流。马定祥常到一家叫新龙古玩店淘古钱,孙先生也跟随而去,看到有好货,吃准了,将随带的支票一扯,果断地买下来。如张献忠在四川为犒赏参战的有功将士,铸造的“西为赏功”金、银、铜3种非流通钱币,极为珍罕。据传,孙鼎先生觅到的是存世仅有的3枚,后来他捐给了中国历史博物馆。又如珍绝钱币“江南甲辰二十文”铜元,存世仅两枚,一枚由一位法国人携往巴黎,一枚则由孙鼎先生购买收藏,现捐赠于上海博物馆。1960年2月,孙鼎先生一下子就捐献了31件珍贵的历史文物给国家,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的褒奖。

  “文化大革命”中,孙鼎受迫害审查达8年之久。1975年8月,又被下放到上海第一汽车附件厂。处于逆境,他仍一如既往,手不释卷,孜孜以求,探索原子能、计算机、风力发电和改进绝缘材料等新课题。1977年9月22日,因癌症逝世于上海,享年67岁。孙鼎生前曾任全国第三、四届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委员,上海市第三、四、五届人大代表和市工商联常委等职。

  难能可贵的是,1979年,其夫人景俊士遵先夫遗愿,将其生前庋藏文物2008件捐献上海博物馆。其中有西周旅钟、楚公蒙钟等青铜器,战国到汉代的封泥,北宋应运元宝,南朝小篆,隋开皇九年写持世经卷,唐上元三年写妙法莲华经卷等,均属稀世珍品,同年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特发证书,以此褒奖。